中心新闻
中心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心新闻 >> 正文

我中心成功举办第二届粤港澳大湾区法制论坛

2018年06月26日 08:10 广州大学公法研究中心 点击:[]

前排从左至右:薛刚凌、蔡镇顺、骆伟建、屈哨兵、余明永、黄武、王晓、董皞、林峰、许昌、郭天武、谢晖。

后排从左至右:许顺福、伍劲松、张强、段陆平、曹旭东、丁煌、陈光、杨桦、何渊、王春业、朱最新、杨松才、张玉洁、李晓兵、卢护锋、杨静辉、蒋朝阳、蒋银华。

2018年6月25日,我中心主办的“第二届粤港澳大湾区法制论坛——区域法制协调的挑战与出路”在广州逸林假日酒店明德厅顺利召开。广东省政协副主席黄武、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余明永、广东省社会科学联合界主席王晓、我校党委书记屈哨兵等领导,以及来自我国香港、澳门地区的专家学者与内地学者40余人出席了会议。

广州大学公法研究中心董皞教授主持了此次会议的开幕式。他强调广州大学粤港澳大湾区法制研究中心的发展目标是为粤港澳大湾区的法制建设提供理论与制度建设服务。

广州大学党委书记屈哨兵致辞表示:国家十分重视粤港澳大湾区的法制建设,而粤港澳大湾区法制研究中心应时代所需;推动粤港澳大湾区的法制建设,体现了该中心服务国家和地方法治的决心。

广东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党组书记、主席王晓指出,香港、澳门与内地学者坐在一起,共同推进粤港澳大湾区的法制建设,实在是一个不多得的交流机会。这充分显现了粤港澳大湾区法制研究中心的平台价值和现实意义。希望与会专家要坚持问题导向和实践导向,粤港澳共同推进大湾区的法治建设。

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余明永指出,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全面推进内地同香港、澳门互利合作”。此次论坛为粤港澳大湾区法制发展提供了理论武器。希望通过此次盛会,三地学者各抒己见、畅所欲言,为广东省深入推进粤港澳大湾区法制建设提供强力引擎。

广东省政协副主席黄武指出,粤港澳三地存在三种法律体系,差异明显。三地的法律统一、协调、融合与协同都十分重要。尤其是在法治方式来协调三地的差异,对粤港澳大湾区国家战略顺利落地,显现出十分重要的意义。希望与会专家畅所欲言,为大湾区法制建设建言献策。

在为期一天的论坛上,学者们围绕粤港澳大湾区合作治理、粤港澳大湾区的立法问题、粤港澳大湾区中的部门法问题以及港澳地区参与粤港澳大湾区法制建设等四个议题展开讨论。整个论坛名家云集,现场气氛热烈。

http://humanrights.gzhu.edu.cn/__local/0/51/64/4D0B6963C6E90CE7BE651FF58A4_74481BEA_6A4BE.jpg

会议第一单元由广州大学人权研究院执行院长杨松才教授主持。

在第一单元的探讨中,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林峰教授就粤港澳大湾区法制融合问题展开探讨,阐明粤港澳大湾区的法制建设面临三重挑战:争端的管辖权、法律查明与适用、判决的执行。因此,粤港澳大湾区三地法制有必要进一步融合,融合的重点在于程序法。这种方案的实现可以考虑三地签署协议,以及实行统一的示范法)。

中山大学郭天武教授指出,由于内地与港澳在法律文化、实体法、程序法与证据法等领域存在诸多差异,粤港澳大湾区内出现刑事法律适用的空白或冲突,加大了对犯罪行为的管控风险与难度。为此,粤港澳大湾区应当继续拓宽深化内地与港澳刑事司法协助合作,探讨制定与实施区际刑事冲突立法等。

广州大学公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张强博士认为,粤港澳大湾区既具有一般湾区的特性,但同时也具有顶层推动、制度差异、法律障碍、经济目的与法律手段等特异性。因此,粤港澳大湾区的法治建设必须要协作发展、合作治理,以地方政府合作为主、民间沟通为重要方式,创立平等协商、共商共识、各自立法的实践模式。

在第一单元评议环节,澳门大学法学院骆伟建教授认为,林峰教授的研究成果非常务实:发现的问题比较务实、对解决问题的方式比较务实。林峰教授对“法制融合”的观点在实际操作上有一定难度,既要实现合作的目的,又要避免消除法系个性。在相互法制合作过程中,三地的融合需要哪一方来进行重大修改?利益上的冲突与互惠要考虑更多的可操作性。目前看来,粤港澳大湾区的法制建设,应当确立国家法治发展的战略基础,而非一城一地的利益得失。

伍劲松教授认为,郭天武教授的论文高屋建瓴。在刑事立法协作方面,郭文的操作可行性有待进一步商榷。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法学院朱最新教授认为,张强博士的论文触及到了粤港澳大湾区法制的根本问题,但没有看到其他湾区法制经验。虽然我们国家通过顶层的方式来建设粤港澳大湾区,但也要看到国外大湾区建设中的市场推进机制。后者对我国粤港澳大湾区的法制建设会很有借鉴意义。

在第一单元的自由交流环节,广州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蒋银华教授回应朱最新教授与张强博士。他认为,职业资质互认已经在实施阶段,建议张强博士引入“资质互认”。丁煌大律师认为,言辞证据是大律师重点审视的内容,尤其是包括中年人与年轻人两类时,更要重点区分中年人的言辞;还要区分“故意”和“过失”。香港法律会注重一些细节因素,因事来量刑。

第二单元由广州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蒋银华教授主持。

第二单元的探讨中,澳门理工学院一国两制研究中心许昌教授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核心动力、突破关键和难点重点都在于制度创新。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制度创新设想要立足于国家发展的战略全局,立足于维护国家法制统一性和允许先行先试的授权安排,立足于坚持和发展完善“一国两制”实践的制度前景,立足于遵从市场经济规律和发挥政府“有形之手”调控功能的结合来思考。既要依赖中央高屋建瓴的顶层设计,又要依靠所有参与方的共同努力,更要探索先行先试的政策安排。

中山大学粤港澳发展研究院副研究员叶一舟认为,粤港澳大湾区的协同立法并不是在一个上位立法权直接领导下的工作。那么,粤港澳大湾区的协同立法在总体思路上可采取政府推进为主、社会演进为辅的紧密型区域立法合作机制。政府推进的好处在于其更具规划性与执行力,更能切合大湾区高速发展的现实需要。社会演进作为辅助则能充分反映社会各界的立法需求,发挥民主立法的作用。因此,可安排粤港澳三地的高校、科研机构、工会及社团等机构与团体建立非官方的立法交流与合作组织,为大湾区的立法工作提供建议。

大连理工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部法律系副教授陈光认为,地方立法协调应是区域法治竞争的首要衡量指标,但地方立法协调在实践中却遭遇了体制与实施的尴尬。导致地方立法协调动力不足的原因可以从经济基础、文化观念和体制机制三个基本层面来分析,而今后地方立法协调的动力获取也主要来自这三个层面。各区域内的地方政府及立法者应该从提升区域法治竞争力的视角去看待地方立法协调,借助地方立法协调推动一种新型的法治市场——区域法治市场的形成。

在第二单元评议环节,广州大学法学院谢晖教授认为,许昌先生的文章极其有思想,有深度。许昌先生认为,要坚持“一国两制”不动摇,另外粤港澳大桥的制度安排也有一些问题。谢晖教授,许昌先生提出的两个问题具有共识思维、恩典思维。但这两个问题能否适应粤港澳大湾区的商谈思维。目前“一国两地三法系”的状态似乎更需要商谈思维。在建设粤港澳大湾区过程中,权变思维应当纳入到粤港澳大湾区法制建设上。而且,经验理性要与逻辑建构相结合。大湾区的建设要从经验、制度、程序性方案中凝聚起自身的法制建构,并适度修正经验逻辑。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法学院杨桦教授对叶一舟副研究员的论文加以点评。她提出,借鉴美国旧金山湾区与德国斯图加特湾区的可行性可能存疑。我们既需要关注到湾区建设的共性,更需要关注各自的个性。政府推进为主,社会演进为辅的观点,需要详细的论证。观点的阐释有待进一步明确。

中山大学曹旭东副教授认为,美国旧金山湾区由下而上的推动力十分明显,而粤港澳大湾区的优势在于产业化、商业模式要更好;美国过度照顾地方利益,而我国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在区域协调发展上具有价值一致性。在陈光副教授的论文中,区域法制竞争可以单独来讨论。虽然粤港澳大湾区可能存在法制竞争问题,但是否能够普适化还有待商榷。

第三单元由广东财经大学副校长杜承铭教授主持。

在第三单元的讨论中,澳门大学法学院蒋朝阳教授提出,澳门居民在内地享受公共服务方面存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主要包括税务问题;企业准入;社会保险;国民待遇;跨境交通等。解决问题就在于确立政治基础、法律基础、社会基础。在具体建议方面,要有互惠互利、共同发展的思路;落实公民待遇;“回乡证”纳入“身份证”法等。

亚太联盟总商会总法律顾问、执业大律师丁煌指出,在确立区域有效的市场监管机制、自由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以及健全的商事纠纷解决管道同时,通过建立公正的司法系统以保证法律实施。在湾区管理结构上,建议引入专业管理的概念,建立粤港澳大湾区立法协作机制为发展湾区经济保驾护航。此外,还要建立“行政协议+联席会议+专责小组”的协作治理机制。

广州大学公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王凌光博士对在粤涉港澳行政案件进行大数据分析,发现港澳居民在广东省起诉政府机关,胜诉的几率要高于内地居民;法院也会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做大量的协调工作。同时,他还以澳门殡仪业商会诉珠海市民政局一案为例,提出了粤港澳大湾区法制协调过程中应当注意的若干问题。

在第三单元评议过程中,广州大学公法研究澳门法制中心兼职研究员杨静辉认为,法律很重要,但政策更能够直接有效地解决大湾区的法律冲突问题。

河海大学法学院王春业教授认为,丁煌大律师提出以经济法辅助行政法的观点,发人深省。我们现在应当加强实证研究,尤其是在律师从事司法实务方面,应当加强法律实务、具体法律冲突。此外,我们过分强化了立法的功能。目前,我们应当强化政策在粤港澳大湾区法制发展中的作用。

华南师范大学法学院孔繁华教授认为,王凌光博士的论文运用数据说话,精准且有说服力,希望未来能进一步探究在粤涉港澳行政案件的大数据背后的法制原理。

第四单元由澳门大学法学院教授骆伟建主持。

在第四单元的研讨中,南开大学法学院李晓兵副教授认为,从粤港澳一体化大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实施,粤港澳各地政府之间已形成了多层次、多元磋商沟通机制,有效协调了各方利益冲突,促进了经济一体化和人流、物流、资金流的高速流动。然而,这种磋商沟通机制的有效性,不仅仅有赖于成员方对共同体的责任感和自觉性,还需要中央政府的强势介入来整合资源、协调立场和利益,避免陷入到偏安一隅、各自为战,自说自话的状态,而且法治化和规范化的层次需要进一步的提升。

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何渊认为,粤港澳大湾区一体化的法律框架,应当区域法治、市场规律、民间推动多方位的参与。政府应当根据市场规律向市场放权,由市场在区域治理中起到基础性作用。而政府的责任就是建立市场的保护机制。当机制成熟时,可以从行政向立法过渡。

广州大学公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段陆平博士认为,涉港澳民商事案件司法文书的送达目前存在以下困境:送达成功率低、委托送达方式基本不用、送达周期长。除此之外,涉港澳案件会攀升乃至于激增,相应的司法文书送达的工作量、面临的难度也将增加。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大背景下,三方的合作会越发紧密与深入,相应的司法协助与合作也将走向全面、深入,这将在相当程度上可能有助于解决内地法院涉港澳案件司法文书送达困境问题,确立“诉讼模式转换论”下当事人承担部分民事送达责任的新型司法文书送达机制。

在第四单元评议过程中,广州大学公法研究中心副教授卢护锋认为,粤港澳大湾区是一项重要的国家战略。在区域一体化过程中,中央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利益主体,甚至从收益方面来看,中央收益还要高于地方政府。李晓兵副教授关于京津冀一体化与粤港澳大湾区的比较研究,显现出区域一体化的差异与经验,对粤港澳大湾区的法制建设有重要意义。

河海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春业认为,新方法、新视角的引入,为粤港澳大湾区引入了一个新的法制框架。但该文章如果能加入更多的定量分析、例证比较,将有助于为该法制框架提供“血肉”。

澳门大学法学院教授蒋朝阳认为,涉港民商事与涉澳民商事案件的司法文书送达有所区别,应当有区别的展开探讨。另外,送达制度是司法机关的一个职能和义务,那么“当事人送达”机制的建立,如何与现行“送达机制”相衔接。

本次会议的闭幕式由广东省法学会粤港澳台法学会会长蔡振顺教授主持。

在闭幕式上,广州大学公法研究中心董皞教授指出,在粤港澳协同治理上,实际问题多于理论问题,经济差异大于政治差异,心理原因难于制度原因,技术与政策方法优于法律与体制方法。在实践上,粤港澳大湾区应当通过现实需求来推进法制建设。此次研讨会的成功举办,对提升我国粤港澳大湾区的法制化水平具有重要意义。

上一条:我中心成功举办“湾区治理与发展法律问题”学术研讨会
下一条:我中心成功举办“法治文化历史回顾暨‘中国注释法学文库’出版专家座谈会”

关闭